殷子虚

逸。

旧先知

旧先知
今天是你们蒙难的日子
我快要笑死啦!
终于你们也有这样的下场
再试试繁盛的雨夜里
张牙舞爪的吓我?
再试试藏匿恶心的先民
教唆他们创我家的空门?
再试试一百万只窃喜的眼睛
没日没夜的盯着我?
就你们长嘴啦?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审判证词
你们用枪抵着我的太阳穴!
你们是人民
而我是敌人
这没什么了不起
反正你们也有被砍伐树冠的今天
光秃秃的脑袋谁也别笑谁

打不过我了吧?
气喘吁吁的谁才是匍匐地上的败者
我有我的帮凶
看他们骑在你身上
训斥我
别拍照
我有点怀念厮打的快乐
我坐在你死掉的
落肢上瞧瞧满地的血满地的
痛处
请叫我慈祥的人崇高的人

旧先知啊旧先知
我们这些虚伪的人
今天是我们蒙难又新生的日子
帮凶说
他们还会回来的不消两年
没有快乐的虫...

我这儿也剩的不太多了

黏糊糊的冷风把铁门弄得
咣咣咣咣咣咣直响
去看看谁来啦
是那个可怜的孩子
还是无耻逃难者
希望他不会把二维码贴在猫眼儿上
阻碍你本来短浅的视线
从门缝塞进来粉色的卡片
上边有他的联系方式
大家都偷偷藏起来
自杀之前才打个电话
早晨送来的包裹肯定不是要紧的
请他们放在奶箱子里
晚上送来的外卖一般都不怎么好吃
除非那是鱼食
天太冷了
造访的人需要一些热汤
为此人们不厌其烦
开门
关门
开门

畸变、新云和病人

你见过灰色毛线吗?
他们是云
编织头套
寒冷的冬天把脸蒙在里边
空隙里的世界支离
破碎的边际是哪个
烂手艺人

过去城门都是很高的
贤人站在上边
能望见城市这个肥胖的人
呼出肮脏的气
于是他们把话语都写进
不明确的纸
订成流传的书
放进漆封的袋子
锁好铁盒
丢进护城河

漂流到下游人民的手里
由穷牧人藏进羊腹中
乡绅吃肉
工人喝汤
就能知道他们都说了啥
这是阴谋
这是阴谋
这是阴谋
这是阴谋
灰色天空沉重的霭
灰色天空凄凉的霾
病菌和传染病
教人们痛苦
这些缘由给人借口
秒射和裸睡
口罩卖的最好

白云观的老银杏,都知道。

眼儿

本来这个事情挺难说的,因为刘延家从来都是有点清高的。只是现在,去单元一楼的超市家买东西的时候他都有点不自在,总觉得那个老汉都在指指点点,甚至等他开口故作冷漠的照例讲“微信?付过了”的时候,老汉都要意味深长的咂咂嘴。他有点窝囊,他甚至觉得自己不该都怪那个女人,她的妻子朱菲羽!但他又想怪她,要不是这个女人,要不是和她结婚,要不是和她做那些事情,要不是还生了个娃,怎么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刘延买了包细兰州,最近大家都爱抽这个,他之前不怎么抽细烟,因为觉得娘里娘气的。他抽出烟的时候看了一眼一排排的烟屁股,还带个眼儿,有点生气。想了想还躺在医院的朱菲羽,自己的亲爸亲妈也快被气进医院了,就更加的气不打...

大家都挺忙的有事直说吧
今天把你们聚到一起
不过是想告诉大家
这儿有一场盛会
他们将用
最生动的语言
最美妙的音乐
最直白的图画
最赤裸的雕塑
最丑陋的建筑
最狂放的舞蹈
最形象的表演
最精短的电影
最好玩的游戏
来昭示最重要的道理
所以我要问问最忙的人
你到底想不想来

好久不去北小营

说说他们不允许你讲的话
如何从北方逃离
来到万头攒动厉害的城
屋顶的铁皮花园和窗
醒来的时候就迷失在脏帘子

空濛的远山

南京是一包纸盒
偷偷把你想要的都
藏在里边
节日适合人们也适合盗窃
穷诗人
坏乞丐
恐惧来袭因为生活有点像
昨夜的梦
想象每一个细节都令人毛悚
更别说这样每一天
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
千万别去想象这样的每一天
那比尼采的病还叫人疯

因为一想到你呀
我就对生活
不敢有一点点想象

P.S.
后来面壁者他说:
今天川湘小厨的老板娘跟我说
今年都认识三年了 还这么客气
年底就认识四年了
瞬间我他丫就不想走了

第四场

如果我们走到了第四场
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灯还没熄
很冷的

坐在屋外的人
还在同他网恋的女人
打电话
他们从来不睡觉

这是一种恐怖的传染病
我要你们都知道他的破坏力
从来不亚于印度大麻
还有酒精
波德莱尔
耶稣基督
患者们需要很长的时间
才能摆脱他的控制
失控后他们会发疯
像你家楼下无序的碎玻璃
像你家厨房没洗的脏碗筷
黑山羊白山羊
不敢妄议他的不是
喉头缩紧的人
总要拜忏自己的无知

听呐听呐!!!
他说他自己无知
他说自己是一个下流的人
他说他从来都不会什么
七八九十
他说他从来都只是伪装
他说他从来扮成嬉笑的
丑角
引诱你们同所有人
犯他做过的错事
审判总来的太迟
允许他归纳一番
自己渎神的
二三丑事

穿上鞋
惊散迷迷糊糊的离别
时间是凶手
他们早就告诉过
偏信我同你说的
什么此岸无人
彼初也都是四散的疯兽
重压之魔
尼采以降
偷偷听闻那些名字
还有恐惧的海
潜过水藻和鲸
沉眠的先民

自始就能亲吻裸露的踝
这能带给你些许变化
梦中也能见到无边际的身躯
随着呼吸起伏山脉
名字里尽是虚伪
哄骗你只要拉好窗帘
就能肆无忌惮同他们说说
你拼命逃避的

下一页
©殷子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