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静默,燃烧余烬

逸。

秋分夜行

距离7.23前夜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多几个小时
我们终于站在了这个岔路的夜里
月亮黄金一样好像我看过的许多夜里的灯
直到今天她才告诉我那其实是月亮啦
枝头依然有蝉鸣不屑
蟋蟀一遍遍念唱
狗从长藤和黑树中告诉我们这个偌大的房子
现在谁才是主人
于是我数了数逸矣园内亮起的十三盏灯
以及那个起夜八分二十一秒三三的人
水管咕咕的动静

多话的行星

行星转累的时候
问我能否听懂他说话?

如果停一小会儿
会不会给人们带来什么糟糕的困扰
我的父亲和祖辈从不休止
直到消亡
我还能闻到他们的味道就在那牵引我旋转的中心里
蒙昧的中心从不对我说一句话
所以我才问你能否听懂我说话
我想说话
只是请你去问问诸神
七日而死的帝子
血脉里不言语的罪过
什么时候才能被原谅
七日而死的帝子
痛灼的深伤要过多久
才能痊愈
那我也要学学他

如果停一小会儿
那我也就能听清行星的话
他请我告诉你们今天的天气多云转阴
阴转小雨如果你还记得昨日清晨美丽的
鱼纹晨云
如果你还记得昨日傍晚
绚美暮云
还有楼船靠在河边
雕像和航迹
他们都是最亲的兄弟
他请我告诉你们这一切都是真的

时秋

今年的秋天格外美
想哭的话
她也陪你挤出一两滴静悄悄的雨
窗外的梧桐允许我触摸
我就碰碰她的手
这么多年了她第一次好奇我的窗户
把枝杈最高的叶子送过来

最快的办法

我去看你的时候
你问我要怎么来
大概是地球自转吧

感激不尽

虽然我非常认同阿摩司·奥兹对于“文学死了”这一论题的回答——说上帝死了的人,上帝没死他却死了;说文学死了的人,或许文学还没死,他却也就活不太长了。但我仍然觉得现在写诗的人太多,读诗的人太少,很难讲清这个时代(原谅我这么早的用了这个词)诗人何为。
我的老院长是个诗人,我依然记得他凌乱的办公室。这真让人觉得心安,虽然每个从那儿离开的学生都不太喜欢他的诗,但我们得以读到了诗性的文学作品。
我的老舍友是个诗人,我依然记得他潮湿的下铺,他不在的时候我坐进去过那个窝里,我不眠的时候也看他那么坐着,写着什么《凌晨两点》。
我可不希望我被你们说成诗人,骂谁呢?
所以请用一切的名字称呼我,然后看看那个人的...

美丽的一天

远地鱼纹

窗帘被风吹动的时刻
也想过东风里边有腥咸的味道
能够在睡梦的鼻子里
送去一个海兽腹底美丽的梦
可我还是被船舷的浪惊醒
脚趾已经垂到了床下

念及一场不小的暴风
让一城的人
欣然饱食最美的晨鱼
他们就不记恨我的船没了
我的船
没了呀

黑帆城要挂起战争的旗
征伐东风来处的岸西
请行前请你来看看
他们偷偷留下的凶卦
那么偷偷装到肋骨间
说大不大
像模像样的鲸筏

填充物

我依然忘不掉和隐分开的那个清晨。从那时候开始失眠到现在,灵魂就不再安宁。这真是令人恼火的事情。就好像从差不多那个时候开始,我的时间以某种形式出现了巨大的差错,我要走到一条新的路上了,我那时候并不知道。

彻夜的醒着让我发现墙上有了很多影子,他们说话,问我,笑我,用鲸鱼的语言和神的话,倒也不是多么想让我明白,只是告诉我这面墙其实吧并不是实打实的墙,他像一个巨大的洞。

我那时候还不抽烟呢,若是现在,定然会狠狠咂一口烟吐在他们脸上。

因为他们都在撒谎,即便是嘲弄,我也这么认为。他们决定以一种残酷的嘴脸示我,让我走到他们那边,让我相信他们终归终归终归是对的。但我在彻夜未眠后,仿佛可以闻到厕所里刚刚...

九月

我忘记了提琴的演奏方法
硬要说的话
也就那么几秒钟我能想起这件事情来
失落的清晨
新杯子的酒
像是喝了一宿
就可以知道血液循环
星星转了一圈
恰巧是一年

黑色湖边

再次来到湖边的时候
看不到过去的什么痕迹
湿漉漉的手印
小提琴的声音
若有似无的口琴
听不太清
下弦月还是噩梦的样子

下一页
©世界静默,燃烧余烬 | Powered by LOFTER